百位稀客齐聚上海,恶劣环境下体重也能超过1吨,还有各种“人设”

时间:2024-05-23 16:52 点击:139 次

  4月28日至5月12日,100多位特殊的“客人”将齐聚上海辰山植物园,让市民游客大饱眼福。

  辰山植物园4月28日宣布,两年一届的上海国际兰展今年迎来第六届,将展出200余种(含品种)、2万余株兰花,其中有70余种、100余株珍稀濒危兰花。

兰展现场。 图片来源:辰山植物园

“人设”多的豹斑兰

  一种身上长满“猎豹斑纹”的兰花将首次现身上海。

  广泛分布于海拔700米到2200米非洲热带地区的它在干燥的冬季开出大量黄色或绿黄色的花朵,上面有棕色斑点,因此得名“豹斑兰”。

  豹斑兰,又名非洲豹纹兰,是兰科豹斑兰属植物,也是一种附生兰,生长在沿海和河流旁干燥的树木冠层中,其针状的根向上,在假球茎周围形成密集的团块,收集腐烂的叶子或碎屑作为营养。

  别看生存环境恶劣,豹斑兰仍能“吃”成大胖子。在野外,生长多年的植株可重达1吨以上。

  在非洲,豹斑兰并不以“颜值”闻名,真正令其声名显赫的是各种神奇的“人设”。

  早期,豹斑兰被非洲当地人当作爱情符咒和噩梦的解药。在斯威士兰,人们一度认为其外形看起来“刚毅”而被用来抵御闪电。

  相比之下,豹斑兰的药用价值就正常多了,虽然一部分当地人声称的疗效未必真管用。

  在莫桑比克南部,豹斑兰全株用来治疗呼吸道疾病,主要是哮喘。在塞内加尔,豹斑兰的汁液和根用来治疗疟疾,当地生病的孩子要用其汤剂来沐浴。在赞比亚,豹斑兰茎和叶的浸液用于治疗精神病。祖鲁的草药医师通过煮沸这种植物的任何部分来制造催吐剂。德兰士瓦的佩迪人使用其浸液来治疗儿童咳嗽。在东非,豹斑兰加热的茎榨取的汁液被挤进耳朵中以缓解耳痛。

  近代科学研究发现,豹斑兰含有大量鞣花鞣质,可能是其具有抗炎驱虫效果的原因。

豹斑兰。 陈玺撼摄

新物种纪念故人

  这届兰展上,一个多穗兰属新物种的名字及其背后的故事令人动容。

  2019年,中国科学院中非联合研究中心组织武汉植物园、肯尼亚国家博物馆和上海辰山植物园的科研团队在开展《肯尼亚植物志》兰科卷编研过程中,在肯尼亚发现兰科多穗兰属的一个新物种,该种被命名为丹尼尔多穗兰。

  丹尼尔是肯尼亚国家博物馆年轻的植物分类学家,一直从事兰科植物的分类和保护研究,不幸因病于2017年去世。将新物种命名为“丹尼尔”,是发现它的植物学家们的共识,表达对同行好友的思念和尊敬。

  此次兰展,辰山植物园还特意从其自主培育的中非传馨多穗兰杂交群中选取了一个新品种,命名为丹尼尔中非传馨多穗兰,以此再次铭记丹尼尔先生对肯尼亚兰花事业的贡献。

  中非传馨多穗兰杂交群于2017年12月在英国皇家园艺协会(RHS)登录,其母本是弯舌多穗兰,主要分布在非洲热带与南部地区,父本是多穗兰属中唯一也分布于亚热带地区的种,我国也有分布。

  中非传馨多穗兰杂交群遗传了母本香和父本大等优点,花期为4月至6月,初开花是绿色,随着时间的推移变为黄绿色,最后接近橙色。其独特的香味令人愉悦,在早晨最浓郁。

  “不少人觉得闻起来有股甜橙味,但也有人觉得像其他味道。”辰山植物园副园长黄卫昌表示,欢迎市民游客兰展期间来闻一闻,觉得像什么就告诉工作人员,最后汇总所有人的意见,为中非传馨多穗兰杂交群定义香型。

丹尼尔中非传馨多穗兰。 陈玺撼摄

中非“混血”彗星兰

  同样由辰山植物园自主培育的新品种中非基音彗星兰也将亮相兰展。

  该种兰花是彗星兰属的杂交种,其母本韦奇氏彗星兰是大名鼎鼎的达尔文兰的后代,父本是原生种无茎彗星兰。

  彗星兰属原产于非洲热带地区,是喜欢生长在树干或岩石上的的附生型兰花,属于引种困难的珍稀种。上海这种气候条件下,彗星兰无法在自然环境中生存,要置于温室内。

  目前,国内已知的对彗星兰属有栽培和研究的机构不多,无论是进行人工杂交,还是让其种子在自然条件下萌发,都相当困难。

  黄卫昌介绍,中非基音彗星兰的诞生可谓“三年磨一剑”,辰山兰花温室于2014年首次引进母本后,经过不断的尝试和配对,才向母本授粉成功。此新品种2017年在英国皇家园艺协会登录,为辰山植物园独有。

  中非基音彗星兰有达尔文兰的基因,大名鼎鼎的达尔文兰是马达加斯加特有的附生兰花,是世上花距最长的植物之一,花距可达25厘米至40厘米。

  所谓花距,是某些植物的花瓣向后或向侧面延长成管状、兜状等形状的结构,它是植物进化的结果,也是植物分类的特征之一。因此,达尔文兰又称长距彗星兰,其学名的种加词“sesquipedale”,正是拉丁语中“一尺半长”的意思。

  达尔文兰的另一大特点是香味非常强烈,置于室内,可以很快弥漫整个房间。研究发现,其香味有大约22种主要的化学成分。不过,在野外,这种香味只在夜间散发,以吸引夜间活动的传粉天蛾。

中非基音彗星兰。 图片来源:辰山植物园

进入寻常百姓家

  2021年10月12日,中国在《生物多样性公约》第15次缔约方大会领导人峰会上宣布启动国家植物园体系建设。次年,国家植物园和华南国家植物园相继在北京和广州挂牌。

  不久的将来,上海有望拥有一座国家植物园。在国家林草局、国家发改委、住建部、自然资源部,中国科学院等部门去年联合发布的国家植物园体系布局方案中,上海辰山国家植物园已跻身国家植物园候选名单。

  该名单共有14座国家植物园候选园。根据目前已公布的计划,2035年之前,中国将再增设8座国家植物园。

  据了解,珍稀植物的保育,以及植物科研技术的转化应用,都是国家植物园的重要工作。

  辰山植物园在兰花保育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果,截至目前,园内已保育兰花1000多种,总数达2.5万余株。园内保存的特色类群包括贝母兰亚族、吻兰亚族以及来自非洲、美洲的特有种和极小种群等,这些珍贵的兰花品种共同构成了辰山植物园科研科普的独特优势。

小龙兰(猴面兰)。 图片来源:辰山植物园

席勒氏卡特兰。 图片来源:辰山植物园

  “兰花既要上得了厅堂,也要进入寻常百姓家。”黄卫昌透露,辰山植物园正在全力推广上海地区适生白及,用这种兰科白及属多年生草本球根植物扮靓上海的林地和大街小巷。

  上海林地中有大量优质的东方杉林、池杉林、水杉林、竹林,它们普遍存在林下植被少、生物多样性单一等问题。上海地区适生白及有白、紫等颜色,而且和上述林地种植的杉、竹有良好的共生关系,可以大幅提升林地的观赏和生态价值。

  目前,辰山植物园已在青浦、金山、奉贤、浦东等地建立了上海优质白及种源基地和高效栽培技术推广应用示范区。此次兰展,辰山植物园开放了数块林下白及试验田,让市民游客都能感受到这种中国乡土植物的魅力。

白及。 陈玺撼摄

白及。 陈玺撼摄

和竹林很般配的白及。 陈玺撼摄

Powered by 长宏网股票配资门户=股指股票配资=股票配资平台查找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